新 版 论 坛 使 用 答 疑
搜索
查看: 44228|回复: 41

[激情 H文] 与楼下王哥不断孽缘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2-7-23 07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注册/登录后可以看到图片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账号?注册(Register/登録メンバー/회원가입/การลงทะเบียน)

x
“嘿!~嘿~~!想什么呢,入迷了。”
" t: W$ Z# S3 R( o% n( j, G9 ~柳柳回神,背后一个熊壮的爷们,作势要从自己旁边挤过去,是同住一栋楼的王哥,小眼眯着冲自己笑,一张圆脸显得既社会又憨厚。柳柳瞬间觉得恢复了一些生气。
9 g# U3 n5 G* s; F: j“王哥早啊”; w: p. c: R; W" n( h$ F7 b
“早啊,早啊,吃了吗?”1 q; n- l9 i* W+ F. u! Y( {
“吃过了,刚送阳阳去幼儿园。”% }' `" U# Q6 t& A6 C! v- J+ [
两人说着话往小区里悠闲的走着,一路上和匆匆忙忙上班的人相向而行。柳柳忍不住叹了一口气。! ~& K3 b* r/ F0 ~5 \1 n% p
“咋的咋的,这么阳光的早上叹气!”
& C+ F. M2 a$ a0 z“没啥!”$ g$ W( V3 A8 A# c
“想老公了?小李周末就回了。”- B2 K6 _# r( Q% J. F
“啥,不是。”$ f7 i/ ?; z2 F/ x. K
这个大老爷们懂啥,天天大裤衩子小凉拖,嘻嘻哈哈,没心没肺。
6 \8 n) @1 G* @  v2 _( V“说了你也不懂!”
9 t, x+ i( p* k; v" O+ p“哎吆,我的小心脏啊,碎了。小苏啊,瞧不起哥啊?觉得哥老了?觉得哥没有文化?”
# d4 z+ i7 J0 F0 m“什么啊,没有。”
( u; o( K& }" N; y- q" F+ Z“小苏觉得哥不老,哥老开心了。到我那坐一坐吧”
) }7 [( ~( x6 F/ B2 q王哥住一楼,自己开了一个门,整了一个麻将室。大清早没人,回去也无聊,柳柳跟着王哥进了王哥屋里。* Q0 i/ ^; P( \+ ]* }( M5 O
沙发坐下,王哥麻利的切了两片西瓜端过来,柳柳摆摆手不吃。
- ^) l3 V4 I! J  J- I“感觉你情绪不高啊,心里有事?”
: D! x0 u+ K" s6 A: y" z3 @- m" N“哎,也没啥,现在阳阳上幼儿园了,早上送过去就空了,感觉都跟社会脱节了。”: u" R3 b6 H. W' ^3 r: A
“想那么多干嘛,有文化想太多也不好啊,你看我,我那臭小子读大学这暑假都不想回来。我到哪里哭去!”
' k0 ^, V' \$ [7 H% u9 K$ n. l“哎,无聊了吧。”
  C0 m: S- l, Q2 B被王哥这么几打岔,柳柳也感觉心里轻松了些。和王哥本来聊天也没什么共同话题,柳柳自己从小到大乖乖女,王哥看着憨厚,胳膊上大片的刺青就是混过的明证。但是每天别人都忙去了,和王哥抬头不见低头见,也慢慢熟了。柳柳抬手揉揉自己的肩膀。
9 y- q+ w4 g. e- Y0 T' x% D" \: r“肩膀不舒服?”% S& s% k0 @; u* g  x3 }3 F% T3 u8 K
没想到王哥会注意到自己下意识的动作。
; G# ]. M5 B# M7 X9 r7 D“这两天睡觉落枕了”. P; v  S# l# ~6 j. k; ?
“我给你按一按,我学过”: O) Y5 i) |! E& a. ?* D
“不用,不用~”
( E2 _& l$ l6 m* E5 p5 Q% z4 n王哥不管,站到柳柳背后,看似笨拙的肥掌,落在肩上,竟然意外的舒服。6 i" t2 M+ _/ H# |' A
“是没睡好,落枕了?”) P2 w. o3 _; {1 Y
还真是。自己失眠有大半年了,老公都没有注意到,王哥手掌温热,捏完自己的肩膀,又托着自己的脑袋缓慢摇动。
+ u( R1 d3 W# m“王哥,你真的学过啊?挺舒服的啊”
3 _- ?. i7 X! e( V* T' r9 O“那是肯定,以后哥天天给你按”6 N) ], {8 i0 v7 L  T
( p- [0 e* L5 m6 W( F, h
头已经枕在了王哥饱满的肚子上了,心里感觉怪怪的,但王哥捏的好舒服,王哥身上一股浓浓的男人味,好像倚着休息一会。
6 L1 s3 @4 A) N+ ^1 B0 G6 A往下看,柳柳白花花的胸脯晃眼,下体要不是顶在沙发靠背上,得顶到天上去了,忍不住两手滑进柳柳的衣服,握住两只大馒头。
% G+ [  z' ~" S; F0 ~“王哥,你干嘛~不要。”" U4 ^# s/ r3 E- n1 M4 _6 B
“小苏,哥喜欢你好久了。哥忍不住了。哥会对你好。”
, e4 M' e1 i/ y' h- K  ~王哥把住柳柳的手,轻松抱起柳柳,几步进了卧室。王哥像发情的公兽,完全不理会柳柳的挣扎哭闹,嘴里就重复一句话。
7 {8 P7 E4 s) _( X" H# U* U1 U( F2 N“哥会好好对你!”* \& k. V$ k( C% q) d: @
裙子被拉开,内裤被扯下,下体被粗大的肉棒顶住,接着一股撕裂的剧痛,柳柳狠狠的咬住王哥的胳膊,王哥也不挣脱,让柳柳咬着。  {+ X5 [! O8 o; N' _. t
“小苏,别动,哥的太大了,你会受不了。”
$ }) h: J! y* ]5 Z5 k+ A6 q下体像被塞进了一根木桩,痛的想夹腿,却抵不过王哥。
# S# b4 e3 Y& Y5 C6 L“小苏,别动,哥轻轻的。会让你舒服。”+ ]5 o. y1 w0 t
小苏又伤心又屈辱,还亏自己还很信任王哥,当成一个人畜无害的大狗熊,现在这只大狗熊变成了禽兽。
" E2 T$ s( N7 b0 ~7 d$ z; R“小苏,别哭,你哭的哥也难过。”. }$ w; o% U# N+ m
王哥想亲柳柳,被躲开。王哥只好亲柳柳的脖子耳朵。" J2 ?2 o' r- y) n: ?
“哥真的好喜欢你。我不缺女人的,小区里就有求我去日的。哥就想日你。哥会把你日舒服的。小李的jb肯定没有我的大,你摸摸。”
) \2 w7 q7 ]" z# B1 k" c, U4 T柳柳攥着手不摸,也不再挣扎,挺尸。看柳柳不动,王哥不再紧紧压着,起身,舔柳柳乳房,又去舔柳柳下体,王哥很会舔,络腮胡茬扎的痒痒,当王哥的舌头往自己b里顶,柳柳狠狠攥手才没呻吟出来。. z* o* t# a7 F* C' n  U9 J
“小苏,舒服吗?”
1 E3 }/ d# P; A' a. L王哥架起柳柳的腿,顶住柳柳b口。柳柳知道不能幸免,只得恳求。) ?1 P. S: `5 i
“戴套!”
8 @# w1 z4 Y: `+ s& ~+ }4 g% i6 f“没有这么大的套,哥不骗你。哥不射里面。”/ s( d6 U( N6 e" I' q; l
无毛肥b,果然如自己所想。慢慢用力往b里顶,看柳柳疼的全身紧绷,不时的抚摸柳柳全身。
5 I$ M0 u4 h- \. x8 }“小苏,忍一下,忍过了就好。哥保证让你爽死。”
- e  N% t: c# Y9 n, O“对了,哥有油。”
' w5 a0 u. V/ a, H$ a说了拉着柳柳转到一边床头柜,从抽屉里翻出一管油,拉开小苏的腿,往jb和b口滴。* s' u* R1 z% |) y; \
小苏被拉着叉开腿对着窗户,睁眼还能看到窗外的树,被王哥这样对待,看王哥色鬼一样看着自己的下体,小苏拉过枕头自己盖住脸。
4 r5 K& G' \# J4 e1 G8 J“小苏,你的b好紧,夹的哥jb都痛了,生过孩子还这么紧?”
# Q1 j( i# u% F“放松,放松,插进去一半了。”% a; h# U4 C3 T: q1 }5 ?
“舒服,插你b里好舒服。小李多久没日你了?”
4 a0 O' L$ y9 u. \' O: C! R“被哥这么大的jb日过吗?”$ S6 k( l- Q5 }' k5 L
平时嘻嘻哈哈的人,没想到床上一直说小苏听都没听过的骚话,和老公从来都是在被子里面静静的搞,生了孩子更是一两个月来不了一次,这样被一个爷们占有蹂躏,心里升起异样的快感,又为自己兴奋感到羞耻。
  G' b$ T) a. d  K$ ], @+ }明显的感觉小苏b里湿润了,王哥缓缓往里顶,没怎么费力,整根jb塞进肉b里,爽的吼叫一声。当下体被王哥塞满,柳柳没忍住呻吟了出来,羞耻,还好王哥自己吼叫没注意听到。
" ]6 W1 x' a4 l( L- U/ p“还痛不痛,哥开始操了?”
; r, w* j( G9 g: X! g4 N王哥在柳柳屁股底下垫上两个枕头,开始缓慢抽动,没想到才抽插几下,b水已经把自己的jb打湿了。
' y/ \# F! X1 w+ C  G; e“小苏,舒服吗?舒服就叫。”
" K, j) ^8 @! `4 q8 _2 q“你的b好多水,爽。真是好b啊。操,”
2 ^8 V- f  H% @- f2 f才操一会,b水都顺着jb流到枕头上去了。
: ~7 n9 _! L4 z  ]“骚b,爽不爽,爽不爽!”
  Y3 \8 m& H3 H  A2 i王哥一边喊,一边猛草。柳柳即使咬着枕头,牙齿都腰痛了,还是忍不住发出呻吟声。- Z( E4 h" p8 ^! W0 m
“骚b,天生就是被我大jb操的。别不好意思了”8 b& k' N4 n5 Q6 `6 q0 d/ ^! X
说着轻松把柳柳抱起来,拉掉枕巾,看柳柳面颊绯红,披肩发散乱,就像在被强暴,王哥兴奋的抱着柳柳的屁股往自己jb上怼。4 U+ `* `" x' b/ g
“b舒服吗?哥没骗你吧。一堆人求着我去操。哥就想操你,操你的骚b。”0 d0 J- o5 m9 [$ J
柳柳咬着王哥的肩膀呜咽。自己的b水把王哥的腹毛都打湿了,羞耻。但是每次被肉棒顶住b芯,都有一股灵魂出窍的感觉,从来也没有过,柳柳做梦也想不到做爱会这么爽?2 k, c9 a% @. |: U; m* ~
只想抱紧这个蹂躏自己的男人,被一遍遍的贯穿。柳柳觉得自己好贱。
发表于 2022-7-23 14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是男女文吧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7-23 15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说不射里面,王哥连着内射柳柳两次,还是抱着不放,直到有人喊门,柳柳穿上衣服,捂着脸出门,怕碰到邻居,快速的上楼,进屋脱衣服,到浴室开大水冲洗。
1 a% j3 m% K% u8 {b里还是一直有黏液往外流,不知道是自己的b水还是王哥的精液。洗了一遍又一遍,仿佛还能闻到王哥身上浓烈的男人味。
8 K/ H" [' F3 W% W缩到床上,下体肿胀酸麻,证明一切不是做梦,好羞耻,好委屈。忍住不拨通老公的电话。
# ?' u) C6 y4 h" Q, f“老公~~·wei~~在吗”
& ]' b5 [: H& H7 p“在,在,老婆,怎么这个时间想打电话。乖乖,吃饭了吗?”  I! t) _8 Y* j6 R4 h& L. j& {
“还没有”
9 {" a. \4 C; B5 E“什么?~~~这个加一页~~~加这个。。。”
7 M/ |+ ^1 d7 e9 ~* U9 Y: A。。。。* ~# {* ^& }, q3 P5 y: j
“老婆你刚才说什么?”2 f9 M+ q) T0 d' Y: y/ l
“爱你,我在忙,晚上打回去哈。挂了,亲,8”' c; [; q+ N: |& ?
虽然知道老公确实忙辛苦,但没注意到自己是在哭着说话,柳柳还是有些生老公的气。
% O& O  ~$ p/ \3 M( ^0 W. _报警吗?想到王哥,都是那个笑眯眯人畜无害的样子,怎么会对自己做出这么禽兽的事。一直以来,王哥也帮了不少忙。. X; T/ d- d8 c$ a4 `& e
不报警,以后如何面对?
' u+ h4 L; K4 _1 C) X) H$ E8 \  ]% q. k& L3 G
6 m# r6 O2 j' e2 v/ N& G
柳柳每天小心翼翼的躲避王哥,几天确实没见人,仔细观察才发现,王哥麻将室早关了,这几天一直没人。
1 \4 ?  p) @( L0 D怕了?畏罪潜逃了?
& |7 {( g8 k+ m# N周六老公回家,平平淡淡做饭吃饭带孩子,直到老公发出鼾声,柳柳侧身看着老公匀称的呼吸,轻轻的说:/ R$ v5 A0 t: r* M0 m! G4 g
老公,你知道我这周遭受了什么吗?' R- ?% X3 K% }8 N$ w" ^4 s
迷迷糊糊的睡着,柳柳梦到自己仿佛在幽暗的森林里,有一只怪兽,狗熊一样,被捉住了,被按倒在地上,恐惧仿佛又有期待,下体被粗大的肉棒刺穿。自己像一个娃娃一样,挂在狗熊的肉棒上,啊,不是狗熊,是王哥。王哥一边骂着骚b,一边猛草自己。
% A" |; p4 r2 L& b! }& B# W( S+ \0 ?8 E% P6 y* o2 K4 h+ ~% D$ w; \( w
老婆~~老婆~~~做噩梦了?
* ?. a! R$ q7 l$ e6 x' i柳柳慢慢回过神,从下体王哥肉棒上传来的一阵阵快感消退,是做梦啊。柳柳起身喝一口水,躺下摸了摸下体,黏黏的,羞耻,竟然想赶快回到刚才那个梦里。2 t6 V# L0 r6 Z- H; ^9 S

$ G' R; F# `/ G# [9 j有10天了,王哥的麻将室一直没开门。王哥真的吓得跑了吗?想让王哥知道,自己没有报警的想法。王哥会担惊受怕吧。
8 R6 |/ X1 D) ^% m) f柳柳觉得自己太贱了,竟然忍不住担心王哥。
1 `: x5 N% e6 z% f- l1 W  A给儿子洗漱,哄睡着,柳柳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,啥电视剧,那个叫王胖子的演员有点像王哥,不过没有王哥好看。肉壮结实,全身鼓鼓囊囊的,一身毛,脸又长的憨憨可爱,还有操自己的时候可以那么痞。. `- k- Q7 N9 U7 G
王哥跑哪里去了?不是说喜欢自己的吗,就吓得跑了?, q8 B' x" D( A3 J  m! A* }
突然有敲门声。晚上十点了,谁?心里有些期待,有些预感。打开门。是王哥,竟然穿着衬衫牛仔裤,冲着自己憨憨的笑。
' C* L8 j, h" k想装生气,喊走。被王哥一把抱进怀里,怕有人看到,柳柳赶忙关上门。
) e% T: P, e$ W+ _4 a* u被王哥压倒在沙发上。
6 Z/ t3 ?9 Y4 _9 c9 c$ s8 t“宝宝,想哥没有?”7 ?5 i8 {, r2 K2 U, h9 F5 g" d2 A
“小点声,阳阳刚睡着。”
% s  c% O" Z6 v1 S4 i# b  D拉着王哥到卧室,一关上门,被王哥按在床边跪着,王哥急不可待的解皮带,两下没解开。
3 V" R0 H. e% t+ C$ [8 x操!
1 G$ u" C$ |, V) c9 \& m王哥,直接从拉链掏出jb,顶住柳柳b口。
2 f# {# u) k* x5 g+ M; D0 i2 j“骚b,想哥没?”
; X  g4 B4 }" q7 |# U+ s, A被肉棒顶着,全身发软。
6 D% ~- u$ ?; `+ l" F0 K“想了”
2 S9 Q* ]" f7 C8 u“是骚b想了还是你想了?”( P& `+ ^1 Q/ l# ^3 p: g
“都想了”
2 Y( _8 v/ q! S2 k/ c( a“宝宝,哥也想你,憋的好难受。今天要操你一晚上,好不好?”
# u" S9 X( W) B% H( f% G& i柳柳所有的感觉都集中到下体被慢慢塞满的肉棒,当b口紧紧的贴在王哥的腹毛上,柳柳好些天浮躁的心安静了下来。
2 [) J" l: ~- x& I: X0 K1 J) `. }把自己交给王哥,交给王哥的肉棒,来处置自己吧。- v6 _1 v7 B& x: N' L! w" `$ [( p
压低声音的吼叫呻吟,压不住的啪啪声。柳柳四肢缠住王哥,下体裹住王哥的肉棒,也一直交换这口水。9 I# V; x* [1 U; b3 d* Q
“操死我,老公。”
* v" a$ _- @- n柳柳呻吟。. ^" t( Z( Y$ o" k% `* D9 J) ]
“老公舍不得把你操死。”
9 K; n) A' i; U8 M: T“老公,操死我”0 D3 ^" }8 Q6 I
好吧,王哥无奈的抬着屁股,狠狠的操胯下的骚b,每次撞击,骚b都会迎上了。
0 H& M6 i* w! `+ \  t1 P2 d$ y
& y4 }! Z& w' k“啊~~~~妈妈~~~坏伯伯,打妈妈~”
) j8 R' H# V4 v1 `2 @& W才发现,一个小人已经推开了卧室的门。站在门口哭,想进去打王哥,又怕。
; U0 v' ^5 v7 r; Z2 D& U9 U$ o柳柳羞愧的无地自容,把脸埋进王哥的怀里。
! n) u  C! @5 X& z( S' n0 E王哥也有点懵。降了一下。尬笑着说:
, D# K' q! J" C* P% y阳阳,伯伯没打你妈妈。妈妈生病了,伯伯帮你妈妈按摩打针。不信你问你妈妈,你摸摸。
& B5 r2 b4 t' {% m' p阳阳将信将疑的爬到床上,身手摸妈妈,一身汗水,热。
7 C8 x- F* \2 R% i+ A妈妈你生病了吗?
$ o2 |3 V7 g+ {$ C对,妈妈生病了,阳阳你回去睡觉好吗?
8 {/ M9 P3 n, F% e' g在打针吗?
; g! d; T1 z4 G9 O8 `6 a对啊,在打针。不信你摸。
5 R" m, g+ q- T0 e/ A: x1 {9 Z王哥突然坏笑,拉着阳阳的小手,摸到巨大的肉棒插在妈妈羞羞位置。
# _' w4 q9 `* E& \& u* x不是打针,坏伯伯,打妈妈。  _. Z3 q  j: l: V4 ]2 x, E" a/ L; E
柳柳把阳阳拉到怀里。! l( C# _4 v' K/ `* ]/ ?" `
阳阳,妈妈病了,需要伯伯打针。你先睡好吗?
' c2 a% c* Z9 I( b我要看打针。
4 q$ S2 t% z$ H& {7 |) z5 @床头灯突然被阳阳打开。柳柳羞的两手遮住脸。* E+ s/ U- K, q9 I. L8 J8 b  E
伯伯帮妈妈打针,伯伯轻点。
' L& i2 M" {' L) n: O" p/ L7 h  m要轻点重点?
# u4 P. \1 F, }% V王哥又痞又憨的问。& q/ H& ]  G+ |; x& Y  x/ N
重点,妈妈要重点。王哥,重点。
" p4 k  P# l9 T6 w- E
! j, C. \. R4 a9 Y/ k  b0 W直到阳阳睡着,伯伯给妈妈打的针也没打完。王哥抱着柳柳到客厅沙发坐着,点上一根烟,看像猫猫一样乖巧的柳柳,骑坐在自己怀了,不是晃动下体。
; j7 ?+ n% V6 Y( ~0 p王哥抬起柳柳的脸,吐一口烟圈到柳柳嘴里。
5 y9 [8 H* f  e+ ~9 {! _骚b,要不要哥天天操你?
3 w( _* v: M9 [- P" u要。% r  _1 d( y: p* N
对了,记得吃避孕药哈?上次吃了没?+ f/ o2 R9 Y4 t$ }. X9 G4 ?0 i
没有。  r, n4 K& Z6 j0 i4 @5 i
怀起了怎么办?想给哥生个儿子?
/ F+ |$ e) L2 n! f- h$ Y9 z想。: ?, e* j' D* G  i+ k0 j/ `
别,怀起了,好几个月不能操,你忍得了?, Q( Y0 \% t5 ~; w" X6 \: |
抽完一根烟。推着柳柳把粗吊往外抽。
# L9 [( T$ Z' a1 X( y1 M8 v1 ]乖,先拔出来看一下,刚才哥射了多少。6 [* _1 g: ~* g: Y2 `
黏糊糊的,b水,泡沫,精液糊成一片。也看不出射了多少了。  p7 I& a/ V4 M5 E2 Z, a) e' B
拉着柳柳到穿衣镜前,跪在沙发上。Jb抽出一半,镜子里肥吊插着的骚b,还在伸手摸结合处。. g+ f- r% }( `8 _2 E
想不想拍下来?
发表于 2022-7-23 11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楼主一生平安!!!
发表于 2022-7-23 11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期待后续,不错,后来他老公会不会知道?
发表于 2022-7-23 12:4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快更新快更新一个小时了
发表于 2022-7-23 12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就这没了?
发表于 2022-7-24 21:2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还有后续么
发表于 2022-7-25 09:4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太刺激了
发表于 2022-7-25 16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期待更新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搜 同

GMT+8, 2022-12-7 07:07 , Processed in 0.019202 second(s), 8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